内页 内页

从低碳环保看杭州公共自行车模式

  • 新闻来源:千龙财经
  • 发布时间:2012-05-22
  • 访问量:4754

自从2007年法国巴黎德高公司试水公共自行车后,其带来的影响力传遍全球。时任杭州市市委书记王国平力排众议决定在杭州推广公共自行车。

应该说正是因为王书记的大力支持,杭州市政府出钱出人出力,花费巨资推出了杭州公共自行车。

到现在已达到6万辆公共自行车,凭借是“世界最大公共自行车”项目起源地,杭州再次成为全国唯一城市,被bbc选中,与巴黎、华盛顿、孟买、伦敦、墨西哥城、墨尔本和都柏林一起,成为8座全球公共自行车服务最棒的城市。

现在杭州公共自行车模式已成为众多中国城市大力推崇的城市低碳模式,但杭州公共自行车模式真的可以复制吗?

首先说公司机构组成:

从杭州公共自行车网站中知道当初杭州市政府责令杭州公共公交集团负责杭州公共自行车项目的筹备,杭州公共公交集团控股成立了杭州金通公共自行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吸收了做几个子系统的供应商作为小股东,开始了杭州公共自行车项目的推进。

再说投资模式:

杭州市政府为了打造杭州的城市形象,何况还有号称“天堂”的旅游品牌,通过政府财政补贴杭州公共公交集团的形式进行项目的推广和运作,应该说杭州的品牌形象通过杭州公共自行车得到很大的提升,这点王国平书记功不可没,因此2011年王国平书记因此被评为“中国2011十大低碳年度人物”。

杭州公共自行车迄今已有2600个网点,6万多辆公共自行车,技术和管理运营人员超过1000多人,每年运营管理费用近一个亿,加上设备每年的折旧和耗损,杭州公共自行车每年运营成本近一亿伍千万,因此曾有记者开玩笑说杭州的公共自行车前无古人,后也估计无来者,很少有城市敢于如此大手笔做一个公共自行车项目,另外一个层面上可以理解杭州公共自行车只能往大的做下去,开工没有回头箭,百姓的期望值、媒体的鼓噪、城市品牌的形象已让它一发不可收,因此从投资规模上说,杭州模式,爱你在心,口难开!

曾经业界有人做了估算,2000多网点,6万多辆公共自行车,如果按照科学的系统管理一年的运营管理费用五千万足够,因为其中很多人员的工作可以是复合的,例如巡检人员、调度人员、维护维修人员等可以进行复合科学管理。

笔者在杭州看到网点与网点之间基本在500米左右,不可谓不密,但很多网点有亭有棚,但亭一直闲置无用,城市土地资源本就有限,耗资修建了岗亭居然只是摆设,也就是说很多投资是在无用的固定资产上,但固定资产的折旧损耗每天都在发生,这让人看不懂。

闲置不用的岗亭

曾经有人提议杭州公共自行车由民营企业来经营,也许从机制上可以更市场化些,但杭州公共公交集团是杭州国资委下的企业,政府一年补贴十多个亿,也许肉烂在锅里比肥水流外人田好。

而且杭州公共自行车的管理运营人员离职率高的惊人,这在业界已是公开的秘密了,为何人员流失率高,很简单,管理出了问题,都吃大锅饭,干多干少一个样,没有进行绩效考核,没有奖优惩恶,自然队伍士气涣散。

曾经《杭州日报》报道经常有市民投诉杭州公共自行车服务热线根本打不进去,租还难,每个网点基本有4-5辆公共自行车无法正常使用,早晨无车可借等,这都说明杭州公共自行车管理运营水平亟需提高。

今年一月份《青年时报》做了一个报道,请杭州市民对杭州公共自行车提出意见,结果反映最多的是公共自行车系统故障率,扣费不准,还车难、锁止器锁车故障等。

《嘉兴日报》4月份又报道由杭州金通承建的嘉兴公共自行车迄今公共自行车已有128辆损伤,8辆自行车丢失,部分车辆被扔弃在河道,这5年来,杭州金通这些技术问题还无法解决。(见下图)

  遭受毒手的公共自行车

考虑到横梁式锁止器已成为国内外公共自行车发展的趋势,杭州金通在浙江某地做的横梁式公共自行车项目也是问题频频。

《嘉兴在线》曾经报道:海盐公共自行车“受伤”的报道,见下图:

主要问题是锁车装置被踹断等:

为何会被容易踹断,为何会有“流浪车”?何会没锁临时锁?笔者想弄清原委,通过朋友拍了几张图片交给笔者一个北京高校的师兄,这位仁兄看了后,说了一句话:这些锁车装置有结构性的错误。

他从技术上给我发了针对照片的一些评论:

横梁式锁止器由于设计原因,立柱高低不能调节,没有真正突出横梁式对地面平整度要求低等优点。

锁止器锁口部分是磨损最为严重的易损件同时由于大量使用容易生锈,应采用硬度更高的防锈材料,但此公共自行车锁止器的锁口采用普通的铁板,不耐磨损同时容易生锈。时间长了,锁车必然会出问题。

由于硬件设计的不合理性,当自行车在锁止状态下,自行车尾部用手晃动就会形成杠杆力对车头锁止部分造成损坏严重的会造成车辆丢失,为了掩盖缺陷把引导器部分加入弹簧变成左右可活动,但由于公共自行车在室外环境下使用弹簧很容易生锈失去弹力最后会造成引导器随意左右摇摆导致无法顺利还车。而且锁舌与上图较锋利的锁扣会形成杠杆受力点,所以会导致很容易踹断。

锁止器面板设计非常不合理,四周缝隙涂抹了防水胶,但夏季高温胶水容易融化,雨水会长驱直入锁止器内部集成电路板,造成锁止器报废。

至于出现“流浪车”,笔者请教了自行车协会的技术人员,他们表示造成流浪车可能是锁止器机械锁失效,车子容易被抽出,但后台系统应该会实时监控,可以报警的。

如果是用户用完没还,后台应该可以可以根据车上ic卡锁定租车人的ic卡,从而可以调出借车人的相关信息进行相关处理,但为何车子一直流浪在外系统无法处理,实在令人费解。

另外令人觉得不解的是,杭州各个自行车达到这样大的规模,为何增值服务迟迟不能有效开展,除了2010年对车身广告进行拍卖外。

笔者总结,杭州公共自行车规模应该是全国最大,但正因为规模大掩盖了很多发展过程中亟需解决的技术、管理运营、投资方式、企业机制等问题,诚然杭州居民受益于杭州公共自行车,但民生问题是要从长远考量的,不仅老百姓要能享受改革带来的成果,而且要考虑政府财政的款项能否更合理的使用。

正如锦涛书记所说: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只有动员广大人民群众共同参与,才能使这一宏伟目标变成现实;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造福全体人民的伟大事业,只有让广大人民群众不断从和谐社会建设中得到实惠,才能使和谐社会建设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

杭州公共自行车一直被国内外媒体爆炒,称为所谓杭州模式,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看热闹说好话很容易,但指出问题提出意见需要专业知识和勇气,笔者希望杭州公共自行车能够勇于面对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将涉及几十万老百姓出行的民生问题能够做实做好,才不愧成为中国公共自行车的一面旗帜。

来源:千龙财经